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
 
高级搜索  

【建军节特辑】燕园儿女中华情 争做军营排头兵
日期: 2018-08-01  信息来源: 新闻中心

编者按:2005年,北京大学为国家输送了第一个义务兵。十余年来,已有93名北大学子响应号召应征入伍,投身国防事业。今年又有40余名同学应征报名、参加征兵体检,再创历史新高。为了支持和鼓励广大同学参军入伍,国家和北京市在资助、学业和就业等方面均给予入伍大学生多项优待。学校于2015年制定《北京大学学生参军入伍奖励支持办法》,增加了专项奖励金、免试推荐保送研究生等多项政策措施,鼓励更多的同学携笔从戎、报效祖国,承担起北大人应承担的光荣义务。

今日恰逢建军节,新闻中心联系到身在燕园的几位退伍士兵,和大家分享北大学子在军营历练成长的故事,分享他们卸下戎装的感受。

王馨安,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2007级本科生,现为国际关系学院中外政治制度专业2016级博士研究生。2009-2011年在南空某部服役

王馨安也许是园子里最“老”的国防生。由于资历深,在校的国防生多称他为“大师兄”。

“虽然中国不强制服役,但是作为公民,肯定是既有权利又要承担义务,当兵也是义务之一。平时生活中,大家讲权利多,讲义务少;我作为学生,当兵是我能作的贡献。”王馨安诚恳地说,神情间透着坚毅。

学习是无处不在的,近年来,部队也有了越来越多的技术型任务。

“这种时候,你的学习能力会凸显出来,别人学习一个月,你学习一周”,王馨安也受命执行了许多学习任务。他还在部队里学会了许多生活技能:做饭、修理、刷漆、砍草……

“退伍回家之后,我妈就给我分配任务,‘家里这个坏了那个也不太好,你去修一下’。”

王馨安参军训练时

不过最重要的,还是心态的改变。王馨安感慨道,当学生的时候,做错事有师长撑着。但在部队,很多事情就要自己承担后果,有时甚至是承担不起的后果。经过部队的历练,王馨安逐渐变得成熟、果敢、勇于承担,“回来之后觉得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倒我了”。

王馨安退伍回校后,学习上更得心应手了,他的本科毕业论文获得了学院外匿名评审的“优秀本科毕业论文一等奖”。

本科毕业后,王馨安继续读研、考博,参与了众多学术课题研究。

“当兵的时候,身体很累,但脑子是活的,我站岗的时候就琢磨好多事儿。政治学是个‘老人学问’,以前会看很多书,学很多时髦的名词儿,有了两年从军经历之后,才觉得好多东西一下子参透了。”

回首那两年,王馨安认为很值得,“当兵的收获是在任何一所大学都学不到的,是人生中难得的财富。”

正是出于退伍老兵对部队的责任,他连续多年参与校内国防生的训练辅导工作。王馨安说:“他们肩负着两重身份,我能看到他们的挣扎,也会和他们分析利害。拥有灵活的头脑和开阔的眼界,这是北大国防生的优势。

不过最重要的,是对自己身份的认可和热爱,有坚定的信心”。

伍昕钰,北京大学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2011级本科生,2017级硕士研究生。2011-2013年服役于原总装备部驻豫某基地

“为什么要当兵?”这个问题,伍昕钰被问了无数次。

自小喜爱《冲出亚马逊》《士兵突击》等影视作品,幼年家中一柜子的玩具枪,从军志无需刻意追求“为什么”,早已化作伍昕钰心中再自然不过的人生选择。

2011年,刚成为北大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大一新生的伍昕钰应征入伍,成为一名义务兵。

进入部队后,伍昕钰牢记着北大人的使命,但却选择忘掉北大的光环。新兵下连复训期间,一夜四次、紧张刺激的夜间紧急集合,伍昕钰总是冲在最前面的那一个。

如今忆起,他用今年世界杯的流行语讲道:“世上只有过不去的坎特,没有过不去的坎”,当兵和普通人的生活一样,在他看来没有艰难和后悔。

伍昕钰随部队启程去拉练

在部队里,伍昕钰最钦佩的是气象台长、军政主官老杨,气象台配备的独立系统将近十套,每套系统配备单独的硬件设备和软件系统,一般士官或义务兵都只熟悉自己负责的部分,老杨却全盘皆知。

每次老杨列装或整修设备,都会刷新伍昕钰的认识,“老杨会修这?”“老杨还会修这?”“老杨还有啥不会的?”

工作中的老杨全知全能,工作外的老杨像老友、像亲人。“想来我退伍已经快五年了,老杨也到不惑之年了吧,平时也会偶尔联系,伍昕钰衷心祝愿老杨工作顺利,家庭和睦。”

服役期间一直在科研部队工作的伍昕钰接触到各种技术。

“学校的学习模式是‘学什么用什么’,部队的学习模式是‘用什么学什么’。”

伍昕钰先是被外派到湖南学习某型雷达操作,后又在所属部队气象台跟班学习,并接受其它几项岗位的专业培训,他成为气象台唯一一位多面手。

工作中他尽量将无聊的事变得有趣,把繁杂的事做得精细,自认为“没获得太多的荣誉”,但扪心自问,工作、训练和生活,伍昕钰时刻全身心地投入。科研部队技术工作的严谨,融入了伍昕钰笔挺军装一般坚毅的军人气质。

如今,他也以大学生“老兵”的成熟眼光关注着军队。伍昕钰认为,参军入伍是大学生报效祖国最直接的方式。两年的义务兵役,值得每一位有志军旅或向往军营的大学生去尝试和体验。

随着军事院校和科研院所实力的提升,国家逐渐取消了国防生的招生,军事院校和地方院校培养学生的模式存在差异,前者更偏实战化、军事化。

伍昕钰期待着,新生代军官们能够在部队里施展拳脚、一展宏图。

王世杰,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2012级本科生,法学院2018级硕士研究生。2012-2014年服役于总参谋部驻新疆某单位

“部队是一个神秘的地方,我想去闯一闯,看一看,磨练自己。”

2012级外国语学院法语专业的王世杰,甫一入学便念叨起自己的第二梦想——参军入伍,入学当年的12月,他便穿上了簇新的军装。

三个月的新兵训练结束,王世杰被分配下连,去到遥远美丽的新疆。两年的军营生活,酸甜苦辣装满怀,惊喜与收获也沉淀为他人生的宝贵财富。

刚刚进入部队,新兵连高强度的体能与队列训练就让王世杰尝到了苦头。

战友能轻松做到三、四十个引体向上,他只能做一个。然而,部队是一个充满竞争的地方,三公里跑、仰卧起坐、俯卧撑……每一项体能考核都会排名次。

当时的王世杰身上除了“北大”这一标签外,一无所有。先前的喜悦骄傲不由得转为困扰,“身体的疲惫和精神的压迫,导致整体感觉特别不好”。体能训练没有捷径可走,他只能通过更加刻苦的训练来弥补差距。

在新兵连的后半期,王世杰终于以优秀的成绩完成了所有体能测试。

王世杰的军旅生活是丰富多彩的。下连后,营房绿化员、炊事员、广播员、收发员、公务员、售货员、枪支指导员、机关公勤人员……他在各种岗位上都得到历练。

种树、水管修理、草场维护……他从一头雾水到全部游刃有余。炊事班里为班长切菜打下手,为战友端上香喷喷的饭,“从来没有接触过厨房的人竟然也成为了大厨的好帮手”,当时王世杰想着,将来回家也要给父母做一桌菜,内心里便全是满足。

王世杰在菜地劳动

“从新疆回来后,我一直把新疆当做自己的第二故乡。”

亲人般的战友,奋斗与付出过的土地,多样而壮美的风景……对新疆的热爱扎根在王世杰心里。

王世杰印象最深的,是一个村民常常来部队拉走绿化整修后的废草料、废木料,“大家不知道他名字,都叫他老马,每次来我们都会兴致勃勃地聊很久,尽管他连普通话都不标准,我们的话经常要重复很多遍,但是彼此之间的信任和热情却丝毫不减。”“非常希望同学们能去新疆看一看,走一走,那是一个人美景美的地方。”

宋玺,北大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2012级本科生,2018级硕士研究生。2015-2017年服役于海军陆战队某旅

宋玺热血精彩的军旅生涯,始终交织着刚强与柔情两种色彩。

接到央视《渴望现场》节目录制邀请的时候,宋玺感到不好意思,但是惦记着再给战友唱支歌的承诺和心愿,她还是去了,唱了一首《红旗飘飘》。

“可爱的战友们”是宋玺离开部队后最牵挂的人,重聚的机会不多,但每一次都让她心里涌起心安的感觉,相互之间的信任让她觉得“可以把自己的一切交给她们”。

今年参加校园十佳歌手大赛时,宋玺与前来助阵的战友合影,她笑得无比开怀。

舰上训练(右一为宋玺)

退伍后第二首为人所熟悉的歌,是为电影《红海行动》所献声的宣传曲《春风的话》,这首给父母的歌在部队的年夜饭桌上,宋玺曾唱哭了自己和所有战友。

从高考开始,宋玺连续三年的入伍愿望都被父母否决。她在大三时偷偷报名,先斩后奏,最后才征得同意。

在妈妈眼里,宋玺上火车离开时高兴得“蹦蹦跳跳”。但其实,让父母担心是她踏入军营时“唯一的遗憾”。

军营中磨砺成长,也意味着更多的经历与成熟。

起初班长们有时会提起“北大”,宋玺惶恐地认为她并不能代表整个北大,但也因此更加努力。

“虽然自己不怕丢人,但影响到北大这两个字是忍受不了的”——当兵的日子在她看来是“从没有那样努力过”的一段人生。

刚入伍时,从手插裤兜、随意发笑挨批评,到理解打报告是班长要掌握动态战力、叠被子是磨练心性;从新兵连到陆战队侦察兵,宋玺带着膝盖的旧伤参加战术训练、扎马步、武装越野,疼得睡不着觉、上不了楼梯。

陆战队到中国最南端海训,是在最热的夏天,头盔、迷彩服、军靴下是“挨床就疼”的痱子、疹子,海魂衫也起了霉点。

体能战术训练愈发严苛,还要担忧海岛上的野外生存,除了仅有的一点水、米、土豆、洋葱之外,他们挖野菜、撬生蚝、抓螃蟹,可仍然杯水车薪。雨夜里,帐篷灌水,士兵们把枪抱在怀里保护,淋着雨睡一宿。

宋玺记得,海岛生存训练时恰逢建党节,陆战队党员站在礁石上重温入党誓词,荷枪实弹,全副武装,面朝大海,激昂宣誓。

在舰上的舱室搜索救援训练的画面、对海射击训练、拦截阻击可疑船只,战斗警报响起的瞬间,她和队友们迅速就位,举枪瞄准的模样至今历历在目。

宋玺和战友一起在海上拍照,辽阔的蓝天上,有一朵云,既像中国的疆土,又像一颗心,他们给照片取名——《我的中国心》。

唐青,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2012级本科生,新闻与传播学院2018级硕士研究生。2015-2017年服役于北部战区陆军雷锋生前所在部队

带着书生意气、满腔热血,2015年,国际关系学院大四的唐青跟从少时梦想的召唤,踏入军营,开始了在北部战区陆军某工程防化旅雷锋连的军旅生涯。

两年的磨砺淬火,让他对雷锋、对军人、对国家都有了更深刻的思考。

唐青曾对一些部队工作不理解,但军人面对的是战场,是非常态化,纪律必然先于自由和民主, “合理的是一种锻炼,不合理的是一种磨练”,如此,心才不会散,才应对得了各种危急情况。

军人的纪律让唐青成长,军人的奉献则让他触动。

在部队结识的参军十多年的老士官们,30出头的年纪却苍老得像四、五十岁,他们透支青春,也牺牲了家庭,有人一再拖延婚期,有人把老小都托给军嫂照顾。

唐青的父亲在他大一时离世,“参军入伍对于我和独自在家的母亲都是一个非常艰难的选择。可在我最动摇的时候,是母亲支持我去当兵的。”他不敢想母亲是怎么考虑的,“怕想多了会后悔”。

对母亲的愧疚,也写在他日记的字里行间:“从昨天下午到今天天亮,大风呼啸,整整下了一夜的暴雨,我们连队做好了随时出动应急抗洪的准备”。

“晚饭后,妈妈给我打来了电话,说在电视新闻上看到我们这里有洪灾,对我不放心,说了好多好多的话。”

“这是当兵以来,我和妈妈聊得时间最长的一次,我还听到,电话那头的妈妈可能是掉眼泪了。”牵挂、职责、担当交织在一起,唐青决心要“让自己在风雨中成长起来”,躬身奉献,有行动就要冲在队伍的最前头。

唐青在部队

这份职责与担当贯穿在唐青的军旅生涯中,“北大人在部队就要有所作为,不能浑浑噩噩、得过且过地混日子”。这份坚定也收获了成绩,新兵班长、“优秀班级”“优秀义务兵”“百名强军先锋人物”、集团军记三等功等,都成为他奉献的见证。

“当兵真是太苦了、太不容易了。”但唐青愿意选择这种苦,选择责任、荣誉和奉献,“部队每个人都不允许自己掉链子、拖后腿,因为背后就是国家和人民”。

未来如果有机会,他会选择以文职人员的方式回归部队,正所谓“若有战,召必回”。

13年来,北大学子与军营,有太多动人的故事。

“当义务兵,你站两年的岗;别人为你站一辈子的岗”,王馨安一直记着这句话,也把这句话送给学弟学妹。

祝可敬可爱的人民解放军,节日快乐!(文/王梓妍 谭诗颖)

编辑:麦洛


   
北京大学官方微博     合一亚洲官网     
[打印页面]  [关闭页面]
 
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
 

 
本网介绍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校内电话 | 诚聘英才 | 新闻投稿
合一亚洲官网